1. <optgroup id="osscm"></optgroup>
      <track id="osscm"><em id="osscm"></em></track><span id="osscm"><blockquote id="osscm"></blockquote></span>

      <legend id="osscm"></legend>
      1.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調研文集
         

        浙中古村落的生命精神

        發布日期: 2019-07-15 來源: 金華日報 字號:[ ]

          浙中古村落文明源自哪里?上山文化距今約11400年一直延續到8600年,是長江下游及東南沿海地區迄今發現的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及最早的稻作遺存。隨之浙中盆地又相繼發現了武義大公山遺址、永康太婆山遺址、婺城山下周遺址等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萬年上山遺址挖掘將浙江的文明史往前推了2000年。這是浙中地區發現的最早的古村落遺址,也是中國最早的古村落雛形。公元1358年,朱元璋率部攻入浙江時將金華稱作“浙江之心”。 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浦江鄭義門被朱元璋賜封為“江南第一家”。由此可見浙中地區位置之顯要與古村落文化底蘊之深厚。 悠悠千年的歷史為浙中留下了豐富的古村落資源,境內共有195個傳統村落,占全省的19%,其中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有7個,占全省的25%,擁有諸葛村、俞源村等一批宋元明清時期古村落。近年發現還有不少古村落“養在深閨人未識”,具有不凡的典型意義和獨特價值。

          1.逐水而居。古人“擇水而居”選址理念使浙中古村落大多“依山而建,逐水而居”,咬住青山綠水百千年不動搖。先人在初建自己的村落時,通過規劃把體現其中的思想意境作為意象加以烘托,然后再交由能工巧匠來加以精心建造,并經歷不同時代的積累而層層“渲染”、步步實施。如武義俞源太極星象村十分注重講求水鄉對稱的層次,按天體星象規律圍成以天井為眼,同時溪流環繞村莊,如衣袂飄飄;小巷穿梭其中,交錯有致;徜徉其中體會晨曦日落、水鄉月夜,別有意境,愈發顯得江南水鄉 “潤物細無聲”的低調與凝重。

          2.生生不息。 浙中古村落之所以歷久彌新、耀古鑠今,在于其清醒明確的世界觀和價值判斷,在于其博大綿長的家國情懷和傳家報國實踐擔當與作為。典型樣本如 “江南第一家”鄭義門,自北宋崇和元年(1118年)傳承至明天順三年(1459年),歷十五世,子孫中173人出仕無一人因貪墨被罷官。一部長達168條的《鄭氏規范》,支撐起“鄭義門”九世十五代的精神支柱。鄭氏淳厚家風讓天下士子追慕而來。元順帝元統三年(1335年),宋濂追隨吳萊遷居浦江青蘿山東明書院,主講20余載。此后如元代儒林“四大家”中的虞集、揭溪斯和方鳳、吳萊、柳貫、黃溍諸浙東碩儒,皆為鄭氏族人“座上賓”。

          3.天人合一。把“天人合一”思想充分體現其中,是浙中古村落歷經千年傳承而不衰的“靈魂”與“文脈”所在。從整個村落的布局看,選址大多依山傍水,負陰抱陽,隨坡就勢,虛實結合,疏密有致,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從一幢幢的古建筑看,由一系列虛實相間的庭院與由“間”組成的“幢”沿著某種軸線關系而組成的層層漸進的建筑群;從不同區域的民族特征看,古村落讓民族風情自然化,講究居所建構的實用、適應、抱樸含真,與自然界的天然吻合。千年古村浦江嵩溪有明溪與暗溪延綿環繞,恬靜清澈,相得益彰,在春夏秋冬的季節里,流山川河流周而復返,無不表現出了生長律動的強勁生命力。

          4.耕讀傳家。南宋理學大師呂祖謙在《近思錄·為學大要》說到:涵養須用敬,進學則在致知。耕讀文化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國古代知識分子追求“耕”與“讀”相結合的生活方式。在繁重的勞動之余,還能挑燈夜讀,形成的不僅是指半耕半讀的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情懷與價值追求。“耕讀傳家久,詩書繼世長。”浙中古村落傳統耕讀文化有孝悌為本、崇尚道德、克勤克儉、人與天調、自強不息、協和萬邦等內涵,實質上是人生“由此出發”與“最終歸宿”的辯證關系。

          5.原汁原味。浙中古村落是走進哈佛大學的教學個案,蓋因其每一座古建筑無論如何破舊,都是活在人們精神世界的記憶,其內在的文化內涵與歷史痕跡是無法被替代的。近些年來我市按照“修繕、修復、完善”的原則,重新清晰劃定保護區劃邊界,為實現傳統人文建筑與自然保護區和現代生產生活服務區建立了清晰的時間與空間關系,確保原有自然歷史文化肌理與促進居民生產生活及發展需求相得益彰。此外,精細開展了對每一幢文物建筑的保護和每一個庭院的自然綠化,還傳統村落“原樣”,還庭院建筑“原味”。

          6.家里家外。活著的古村落就要有人居于其中,始終成為人類生產生活的環境。針對古村落傳統文化深度體驗游越來越受海內外游客青睞,我市推出了一批更好地體現“金華元素、中國特色、世界眼光”的古村落,以政府引導,村民自發參與、自主經營,村集體組織管理等新型方式,為海內外游客、學子提供“家”一般的情感之旅,感受“家”特有的同吃同住同交流,精心打造“關上房門是星級賓館、打開房門是溫馨的家、走出房門是鄉野生活”的“家+”模式,把浙中古村落的“鄉愁”永久刻錄到海內外參與者、旅行者的腦海中,最終實現“來過就不曾離開過”穿越時空的共享成果。

          7.人來人往。借鑒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經驗,我市針對當前國際會議或展會趨向于選址小而美的地方,通過在稟賦優異的浙江傳統村落里舉辦論壇、研討會、智庫及青年交流等多種形式的交流活動,吸引各國的歷史文化學者、建筑學家和藝術家等實地參與,從國際學術上進一步明確浙中古村落的地位和價值。增進民間團體的國際交往和文化傳播深度、廣度與頻度,用浙江最具有明顯優勢的影視、繪畫、戲劇、民樂等現代藝術來詮釋傳統村落文化內涵和推動國際人文交流。全國公共外交協會會長、原外交部長李肇星曾深入金華古村落調研,由衷感嘆:“開創了民間外交的金華樣板。”

          8.鄉音鄉愁。浙中古村落蘊含著千百年歷史長河中最原始、最淳樸、最傳統、最豐富的人文內涵,其間田園生活的溫馨和真誠樸實的人際關系恰好可以圓了現代人的“故園之思、自然之想、傳統之戀”。馮驥才曾題詞點贊:“走進古村溫習歷史,欣賞傳統熱愛民間。”浙中古村落是鄉愁特別濃聚延綿的地方。首先是“花自然開”。對“一花一世界”的自然修飾,而不是人為景觀,成為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生命主線。其次是“水自然流”。青山為屏、綠水環繞、相映成輝的環境持續轉化為金山銀山的財富聚寶盆。三是“人自然笑”。古村落的生命精神更多地體現在人的精神世界,倡導涵養和形成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慢生活,將人們身心融入大自然中。

          9.清心清風。嚴格規范的家規家訓不僅很好地保護了傳統村落自然生態的山清水秀,也有效地保證了其子孫后代政治生態上的山清水秀。浙中古村落里的“清廉金華”源遠流長。2015年中央紀委監委網站開通,開篇之作為《鄭義門:孝義傳家九百年》。迄今已有蘭溪諸葛八卦村、永康胡氏家風、武義呂氏家風、金華盤溪何氏家風、磐安羊氏等10個清廉家風案例登上中紀委網站。又有武義郭洞被譽為“江南第一風水村”,最早的家規村規就對保護村莊生態做出最嚴厲的規范,使得今日坐擁“山環如郭,幽邃如洞”的絕佳人居環境,僅明清兩代就出過秀才、貢生、舉人146名,皆兩袖清風,淡然雅致。

          10.古今融合。一方面是營造 “最鄉愁、最網紅”的詩畫江南,就要保存浙中古村落最本色、最質樸的品質,探索內涵式“世外桃源”,讓田園生活與本真角色成為人們物質生活常態。同時用世界易于接受的形式講述好中國古村落的故事,讓浙中古村落成為世界古村落群體中的一串璀璨明珠。另一方面應當把更多的現代文明送到古村落,努力將一泓傳統文化的“活水”汩汩地引入到現代生活中來,讓村落里的村民享受到如城里人一樣的教育、醫療等資源,同時又享受比城市更宜居的富有詩意的田園生活,讓歷史文化記憶與現代文明享受成為人們精神生活常態,最終讓浙中古村落既有歷史和文化的質感和韻味,又有了面向現代與未來的力量與底氣。

          (作者:陳旭東 金華市委黨校副教授)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標  簽:
         
         
        窝窝影院